会员登录
登录
留言提交

海扶在韩国   -电子游戏手机下载

分享到:


【编者按】陈谦,jc医疗项目组中级医生,先后在涪陵中心医院、皖南医学院弋矶山医院、上海复旦肿瘤医院进行临床支持,累计参与治疗病人近千例。2014年3月,他到韩国进行临床支持,先后支持了韩国仁川现代uvis医院,首尔江南医院,得到韩国用户医院医生的一致好评。

  陈谦认为,“治疗——让病人受伤害更小”的微无创医学理念是临床医生对病人最基本的关怀和责任,也是作为一名海扶人的庄严承诺。以自己掌握的hifu技术减轻病人受到的伤害,是他最大的骄傲!

在韩国的这3个月,韩国政府对hifu技术的认可和支持、医生对从事hifu治疗的热情、患者对这项技术的信赖都让他深有感触,在每天平均工作12个小时的情况下,他挤出休息时间,在韩国首尔写出了以下文字。

(一)初到韩国

2014年3月,从重庆飞往韩国进行临床支持,近4小时的旅程似乎打个盹就过去了,已经习惯了常年在外,这次虽然要独在异国他乡,却感觉和往常的临床支持是一样的,只是离家更远一些。

走进酒店门口,就看见一张醒目的宣传海报,随意瞄了一眼,居然就是介绍hifu治疗的。我不由吃了一惊,早就听说韩国对hifu技术的认可,可是,居然在酒店里都有技术宣传,实在是出乎我的意料。

路遥人乏,一夜无梦。

   第二天,我一大早就到了现代uvis医院,远远看见医院外墙上一幅巨大而醒目的海报——目前最先进的无创治疗手术-hifu技术。适应于子宫肌瘤,肝肿瘤等实体肿瘤。

现代uvis医院外墙巨大的hifu技术介绍海报

走进医院,医院内整洁干净,海扶超声消融中心也布置得非常漂亮,令人赏心悦目,海扶的jc型聚焦超声肿瘤治疗系统光亮洁净,静静的坐落在手术室中央,就像一艘蓄劲待发的巨轮,充满了力量。

这一天也是设备引进现代uvis医院后的第一次学术讲座,许多对hifu技术充满好奇的医生,包括院长,都早早的来到了海扶超声消融中心,陈文直教授详细讲解了hifu技术的原理、临床应用和发展前景,并观看了模拟演示实验,医生们都带着记录本,认真的做着笔记,并不时提问,他们眼中透露出惊叹和信服,“啧啧”的称赞声不绝于耳。

(二)管中窥豹看hifu治疗在韩国

随后,我又拜访了仁川基督医院,该医院于2010年5月启动hifu治疗,至今已经治疗了800多例病人,且无一例严重的并发症,病人随访效果良好,hifu技术已得到该院医生和病人的认可,目前咨询的病人络绎不绝,基本上每天都有2-3台hifu手术,并且病人咨询量和治疗量还在逐步上升,在和他们医生交流中,明显感觉到他们对hifu治疗情有独钟。

   另外,首尔江南医院的彼得医院,是韩国另一家hifu治疗开展得比较好的医院,现在每个月的治疗量已经超过了80台,虽然该医院主要以骨科见长,可是走进医院,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韩国主流媒体宣传hifu技术的新闻图片,在另一比较醒目的位置,是对hifu技术的详细介绍及病例。

彼得医院海扶超声消融中心一位医生热情的向我介绍,他们目前共治疗了1500多例病人,无一例并发症的发生,随访效果均比较满意,有时一天有6台手术,不过目前主要还是以子宫肌瘤和子宫腺肌病为主,他们希望海扶能帮助他们把恶性肿瘤的hifu治疗也逐步开展起来。他说得眉飞色舞,似乎正在勾画他心中的那一片蓝图。

彼得医院外小食店内的hifu治疗介绍

   随后几天,我还参观了另外几家海扶的用户医院,他们的病人量也在逐渐递增,由于hifu治疗的无切口,无辐射,术中反应小,术后恢复快,疗效确切等优点,越来越多的病人更愿意选择这项新的治疗技术。

目前,hifu治疗不仅得到了众多韩国医生及患者的认可,并且也得到了韩国医学界及政府相关部门的认同,韩国国家医保已将hifu治疗子宫良性疾病纳入了全民医保报销范围。

jc项目组陈谦医生带教江南医院医生(前排中间为陈谦医生)

(三)没有国界的微无创医学理念

做还是不做?我脑子里瞬间像高速运转的计算机,在内心问了自己千遍次。

肝右叶肝中静脉旁直径不到25px的转移肿瘤,hifu治疗的风险还是比较大的:有可能术中找不到病灶,也有可能因为肋骨遮挡超声看不到,还有可能术中因病人呼吸动度治疗脱靶。当然,我完全可以找一个合适的借口——超声报告根本就没有提到有病灶,我可以直接回复超声看不见病灶。

可是看到病人及家属满脸的期待,以及主治医生信任而期盼的眼光,我又心软了。因为病灶位置特殊,射频治疗损伤血管的风险比较大,没有医生愿意做;开刀更是损伤大,难度大,病人得不偿失。目前,hifu治疗是损伤最小,效果又最确切的办法,对病人收益最大。

我进退为难了。最终,我决定做,为了病人!

我把病人资料发给了jc医疗项目组张炼教授和黎克全教授,经过他们研究,一起制定了一个合理的治疗方案,对于术中可能会出现找不到病灶的情况,进行了细致的评估以及制定了详细的策略;同时,对术中风险评估及处置,术后进一步治疗进行了详细的分析的和指导。

手术非常成功,术后复查显示消融效果满意。当病人知道自己的手术结果时,流下了开心的眼泪,韩国医生对我竖起大拇指,院长热情的对我说,“通过这次手术,颠覆了他以前对hifu治疗的理解,真正认识了重庆海扶,认识到了中国的hifu技术,也是未来世界的hifu技术”;“以前,我们对hifu治疗恶性肿瘤,还停留在热疗的概念,可是,通过这例病人,让我真正的知道,什么是hifu超声消融治疗,这才是真正的hifu治疗,以后,我们一定会加大对hifu的重视,让这项技术真正的运用起来,在治疗时让病人的损伤更小些,这才是我们医生应当追求的。”

听到最后一句话,我的心微微一颤,这不就是我们海扶所一直倡导的“治疗——让病人受伤害更小”的微无创医学理念吗?医学无国界,这一理念不仅是海扶人所尊崇的,也正悄悄的在韩国这片异土萌芽,茁壮成长。

与江南uvis医生的合影(右三为陈谦医生)

陈谦

2014-6-17


分享网站
 
会员登录
登录
我的资料
留言
回到顶部